位置导航:主页 > 苗木技术 > 正文

城市园林绿化扬城论道

时间:2017-01-03 22:54点击:
 

图为著名风景园林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孟兆祯。

图为深圳北林苑景观及建筑规划设计院院长何昉。

    昨天上午,由中国公园协会主办,扬州市园林局等单位承办的中国公园协会第四次会员代表大会在扬开幕。200多名园林绿化专家会聚扬城,交流公园和绿化工作经验,探讨园林绿化行业发展新思路及未来城市园林建设,推进我国城市园林绿化事业和生态文明建设科学发展。

    大会上,作为国家园林城市和历史文化名城的扬州作了经验介绍,向全国推介扬州市在传承古典园林,建设生态绿地等方面的成功做法。近年来,扬州一直审慎积极地推进古典园林保护工作,既注重保护有形的传统建筑,又注重保护无形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坚持保护与利用、改造与复兴相结合,促进园林保护与旅游开发、城市环境改善的有机统一。

    副市长丁一出席大会并致辞。

    后申遗时代要慎待园林保护

    ——访著名风景园林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孟兆祯

    凡到瘦西湖万花园游览的人,一定要逛一逛“瘦西湖二十四景”之一的“石壁流淙”。这一《扬州画舫录》中记载的胜景,在清朝晚期颓败于战乱,今景是根据古籍描述复建而成。而亲自操刀这一工程的,就是著名风景园林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孟兆祯。昨天,孟老来扬参加大会,并接受了扬州日报记者专访。

 他设计修复了万花园“石壁流淙”

    和83岁的孟老聊扬州园林,我惊讶于孟老对扬州园林景观的记忆。城墙上垒叠的石头有几层,古建筑的廊亭有几道弯,他都了如指掌。

    “新中国成立以来,扬州在古典园林的修复上有着杰出的成就和贡献。”孟兆祯说,“片石山房”、“卷石洞天”、“石壁流淙”、“双峰云栈”都是后人修复的,但依然能成为流传后世的经典。而万花园著名的景点“石壁流淙”就是孟兆祯院士根据《扬州画舫录》设计的。他告诉记者,15日在扬州游览瘦西湖时,他特意看了“石壁流淙”景点,“设计模型和现场游览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总体来看实景很漂亮,我很满意。”

    谈起扬州园林保护和建设,孟老最推崇的是个园。他说,“个园是经典,就像园林建设的字帖一样,不能改,只能对照着练习。”

    后申遗时代要审慎对待园林保护

    “扬州园林建设还有很大空间,特别是中国大运河申遗成功之后,更要审慎地对待城市园林的保护和开发,让明清时的扬州胜景永远定格在城市跳动的脉搏中。”孟兆祯说,要保护和利用,关键就是要真正、切实的保护。

    “人工之美若自然,则称为‘雅’。扬州在园林建设中,要突出地方特色,爱护自然,做到人与自然的和谐。”孟兆祯表示,扬州在古代的城市建设、园林建设上都取得了非凡的成就。

    “唐城、宋城、明清城,不同朝代有不同城池。扬州虽没有高山,没有大海,但扬州有自己的‘山川’,‘山’是蜀冈,‘川’是长江、运河、护城河。”孟兆祯建议,扬州在今后的园林和绿化建设中,要利用历史资源,突出个性特色,建设富有地方特色的园林城市。

    扬州护城河特色独一无二

    ——访深圳北林苑景观及建筑规划设计院院长何昉

    “我是地地道道的扬州人。虽然在深圳工作,但时刻牵挂着家乡的建设与发展。”回扬参加本次大会的何昉昨日接受了扬州日报记者采访,他告诉记者,自己在扬州老城区出生,长在石塔寺附近,是喝着头道河的河水长大的。“我在扬州的风景园林中成长,因此在大学时代选择了风景园林学专业。”

    “扬州护城河特色国内独一无二”

    “虽然经历了众多朝代,但历朝历代的护城河都保存完好。以水网为主线,以护城河为结构,这样的城市特色在中国独一无二。”

    谈起扬州的城市和园林,何昉表示,扬州的风景园林与城市融为一体,各朝代的护城河完整保留,并与古运河相连。护城河作为城市构架,形成了扬州独特的城市结构。而历代帝王和文人墨客通过水路进入扬州,更给扬州河道沿线留下了丰厚的历史文化。“这是扬州最具特色的历史资源,扬州在园林建设中,要充分发挥护城河特色。”

    “把护城河这篇文章做好,扬州在中国城市中将特色鲜明、独一无二。”何昉说,目前瘦西湖景区水域可以无障碍进入,呈现了“一路楼台直到山”的美景。扬州要充分利用护城河资源,以瘦西湖为蓝本,把瘦西湖的模式扩展到城东、城南,形成特色,展现江南水乡风韵。“扬州要通过护城河的升级改造,打造无障碍的水上游览线。”

    “因地制宜,重点复建明代园林”

    “唐宋元明清,从古看到今。扬州的园林建设要体现在护城河建设上,在各朝代遗留的风景园林中得到充分体现。”何昉指出,园林建设更要因地制宜,有的要恢复,有的要传承,有的要建设。

    “全国现存的明代园林极少,而扬州的明代园林不仅资源丰富,也代表了当时的全国最高水平。扬州明代园林填补了中国古典园林的空白。因此,扬州在园林建设上,要重点恢复明代园林。”何昉建议。